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投资收藏

国画梅 推荐 与历史并不疏离——乐坚的后现代水墨

2018-07-26

  文丨徐明松

  当代水墨在经历了“85新潮”的淘洗和汰变之后,呈现出创作流变与递嬗的丰富面向。一是新文人画盛极一时的热闹以及抽象水墨伴随着当代艺术的风行而继续衍变;二是因循着传统的余脉,尊崇并重返宋元绘画经典的创作同道也多有风云再起之势,甚而有执拗者要“革生宣的命”,裹挟着当下艺术品市场的功利,复古之风尤劲。于是,在离经叛道与礼古复古的两端之间,成了守成与突围的角力场,中 国画的边界之争也在现当代成为世纪之问。而显然,几乎所有的艺术形态及其艺术本体,不会因为“刻舟求剑”的机械唯物而裹足不前。从世界艺术史的角度出发,在当下文化多元化经济全球化的语境中,关于中 国画边界的讨论甚而可以看作一个并不真实也不致用的命题。在无数的艺术探索者中,乐坚的绘画实践诚然也为“左、右”两端的相向对立提供了创作新思维的一个个案文本,一个“第三条道路”(仅或是畦径)的契机和可能。一方面,乐坚以传统中 国画的笔墨语言,在传统的中 国画的材料与载体宣纸上再造了一个师法自然又心源既得的“胸中丘壑”,意境洵然。与此同时,他的图像语言的演绎,在与禅意和诗性相贯通的意境表达的基础上,覆合着更宏观的一层架构。换言之,乐坚的作品并没有以西学之用简单而粗暴地介入以儒、道、释为体的绘事画学,保留了古典绘画意境所有精湛与丰沛的追求;又同时发现古典意境的当代审美价值以及与当下文化链接的可能性。这种建设在中国传统美学基点上的架构也并不玄奥和突兀,依旧是传统的笔墨表现,虽然以不变而求变,有时仅仅是“飞白或留白”显现的光感,抑或是在大片天空的留白处烘染的“灰度空间”,然而,这种图像语言的衍变则产生了文本诠释的新的空间,她有如镜像,她是一种古典——当代复合的结构语言,从而呈现出图像阅读的丰富层次。

乐坚艺术作品乐坚艺术作品
  • 上一篇:
    下一篇:
博聚网